首页| 综艺频道| 宠物资讯| 旅游资讯| 游戏资讯| 故事会| 航空资讯| 美食资讯| 电子资讯| 动漫资讯| 面试技巧| 文化资讯| 体育资讯| 更多

进山创业——养鸡

【发表时间:2020-06-27 20:15:45 来源:赤水网】

**海今年55岁,曾是杭州**印染厂职工,下岗后跑运输,做布料贸易,赚得了**桶金,2003年初,他和七个朋友在当地报纸上发现萧山区一个果园转让的消息,就动心了,觉得果树投入不大,不仅能挣点钱,还能当成老了以后休闲的去处,就按股份制方式承包了那个撂荒的果园,何鑫培就是当时的八个股东之一。

原合伙人何鑫培:好像有点好奇心,好像就是有感觉是我们好像是搞的好的,因为我们毕竟有八个人。

**海:人一多了信心很足,一定能搞好,所以说当时就凭自己的热情在做事。

眼前看到的就是当年**海他们承包的这个果园,种的梨树桃树杨梅也没有特别之处,挂果丰产期每年能卖十万元,但人工肥料管护费用1年也要十万元,两者相抵没钱可赚,到现在**本废弃。可当初他们来到这个果园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兴致勃勃,而且因为是下岗职工,杭州一家活禽交易市场还免费提供鸡粪支持他们种果树。

杭州萧东活禽市场经理余建明:他们是下岗工人,自己创业,自己去种果园,所以我们作为省级龙头企业就是资助给他们。基本上鸡粪要卖5元钱一个袋子,就是我给他们全部都是免费的。

**海:果园里面我们沿路都是鸡粪吗,为了便于以后施肥方便,所以我们一路上去,车子一路放上去,以后施肥的时候可以省点力。

2003年3月,**海等八个农业的门外汉吃惊地发现,鸡粪在帮助果树生长的同时,也滋养了野草,他们种下的一万多棵果树苗,淹没在了疯长的野草中,这成了他们的一块心病。

**海:我们果树里面又放了鸡粪,鸡粪一放的话这个草生长的速度是很快很快。

原合伙人何鑫培:好像感觉到除不完的,就是心里有这么个感觉,不是说一个除草除草一个局部的这么一块,好像这个山很大。

无奈之际,一个股东提出用鸡来帮忙灭草,鸡长大了还能卖钱,一举两得,**海他们迅速就养了一千只鸡,4个月后,鸡不仅把除草任务完成得漂亮,卖掉后一千只净赚了一万多元钱,一只鸡能净赚十几元,这等好事随即改变了八个股东当初承包果园的初衷,他们觉得完全可以扩大规模养土鸡,赚更多的钱。

原合伙人何鑫培:当时我们认为养得太少了,我们应该多养一点,我们不是2000个,养个5000个甚至1万个,对不对?那么产生的效益更大了。

**海:**批鸡我们的利润很好,我们可以赚到十几元钱一个,你大批量养以后,我们当时想呢,能赚10元钱一个,也已经很可观了,那么一万只鸡就可以赚10万元钱。

原合伙人何鑫培:很辛苦,晚上呢黄鼠狼呀,什么山上的这些野*呀要偷鸡,要防止别人来偷鸡,对不对,就是晚上睡觉呢,就这个睡觉时一根脑神经也在鸡窝里。

**海:鸡吃一斤料要三倍的水,鸡才能茁壮成长,我们一万只鸡的话,每天要吃饲料就要几百斤水,那每天几十担水要求员工挑到山上去,求他们,拜他们。

辛苦归辛苦,但看着**天茁壮成长的鸡,他们觉得付出的辛劳和汗水还是值得的,就连一向反对**海进山创业的妻子,都被山上成群结队的散养土鸡打动了。

2003年11月的**深夜,刚从鸡场返回杭州的**海,接到鸡场员工一个惊慌失措的电话,这个电话让把他吓坏了,他和妻子连夜动身赶回鸡场。

鸡场里弥漫着**的气息,一批批鸡莫名其妙地死去,所有的人不知所措。

妻子周慧娟:一看都傻呆了,反正到处都是一堆一堆,都死鸡,我们拿着手电筒的,全部都是死鸡。

土鸡虽是散养的,但晚上就会全部回到鸡舍,如果一只鸡得病,很快就会蔓延开来,鸡再吃药治病已经来不及了,随后的几天里,**海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曾经活蹦乱跳的土鸡死掉,希望眨眼间就变成巨大的失望。

**海:就是你今天想不到明天要死多少,已经到这个程度了。一开始三五只,**天就几十只,第三天就是几百只,这个吓坏了,就是你吃药都来不及。

**海:专家上来一看,**个毛病就是我们的鸡粪带来的直接因素,市场上的鸡粪,可以说什么病菌的鸡粪都有,你拉到鸡场,所以说我们犯了大忌。

妻子周慧娟:我们是为了要这个果树肥吗,那么从市场里面去,每天去运的。

养鸡之前从活禽市场免费拉鸡粪回来,本是为了给果树施肥,没想到,堆放在果园里的鸡粪却意外地成了八千多只鸡**的罪魁祸首,1万只鸡到*后也只出栏六七百只,股东们难以接受这个悲惨的结局,那些即将出栏赚钱的鸡只是一个美好的梦,让他们对创业有了更痛楚的认识。

原合伙人何鑫培:8000个死掉,都深埋在地下,就是你到山上去抓死鸡了,你用编织袋去装下来,到山上,下来之后又躺下一片了,当时头上一盆冷水泼下来了。

原合伙人颜方成:我难受,也跟他们难受,我因为我要向他们负责,对不对,他们不是这么多的钞票到我这里来玩玩的。

这些养鸡鼎盛时期拍摄的照片成了一个回忆,原本能赚十几万元,没想到遭遇了灭顶之灾,加上人工、饲料、基建等还要赔进去十几万元,里里外外三十多万元就打了水漂,在2004年初召开的股东会上,多名股东对是否继续养鸡动摇了。

原合伙人颜方成:亏了十几万老张当然资本足一点,他董事长,其他的就不喜欢了。

原合伙人俞柏明:没有效益,有几个股东当时很伤心的,很伤心的。

记 者:怎么伤心呀?

原合伙人俞柏明:那你辛辛苦苦投下去没有效益了。

妻子周慧娟:你要创业的话,那困难肯定是有的,路肯定是艰辛的,你说要赚钱,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,但是现实也是很残酷的。

股东大会以八个股东中五个股东退出结束。鸡场因大面积死鸡无法继续使用,果园也无心经营了,**海和两个股东觉得还是要继续养鸡,在详细调查杭州的两个活禽市场的销售状况之后,觉得杭州中**土鸡市场商机巨大,2004年初,他们又在临安市潘山村承包山场散养土鸡。

**海:通过这个教训以后,我们走访了市场,杭州**的消费量大概在10万只左右,中**的土鸡很少很少,所以说这个商机确实存在。

记 者:很诱人。

**海:很诱人,所以说我们三个决定还是继续大胆养。

**海三个股东聘请了技术人员,随即就把养殖规模扩大到30多个大棚,每个大棚每次能存栏3千多只,这意味着他们全年土鸡出栏至少能达到30多万只,即使一只鸡只赚十元钱,那么**海他们三个年底每人也能分红1百多万元,利润将十分可观,但是没想到,忙忙碌碌一年下来共投入了三十多万只鸡苗,竟然只存活销售了十万只鸡,而且效益极低。

**海:10万只鸡赚了10万元钱等于是一个鸡赚了1元钱,还有两个股东呢,就认为好像冒了这么大的风险,就赚了这么一点钱,好像有一点得不偿失。

当时,鸡场主要靠十几个饲养员,而鸡雏出壳后三十五天里,温度、湿度、喂食、免疫程序非常繁琐,饲养员**24小时几乎不能休息,责任心稍差一点,小鸡雏成活率就很低,本来**海他们投入三十多万只鸡苗,1年怎么也该分红利1百多万元,没想到活下来十万只鸡,核算成本后总共才挣了十万元,股东之间开始抱怨、猜疑。

原合伙人何鑫培:一个和尚是挑水吃,两个和尚抬水吃,三个和尚水吃了。就是我感觉到就是一个我自己跟不上。

**海:你也不能怪我,我也不能怪你,他也不能,互相都不能怪,但互相又都自己在心里面在怪。

2005年初,鉴于对从前八千多只鸡**的恐惧,鉴于对养鸡赚钱前途的感觉渺茫,何鑫培和另外一个股东提出退出股份。

原合伙人何鑫培:我们退出了,要你一个人去搞,你骑虎也难下了。

从*早八个股东意气风发,到两年后只剩下了一个光杆司令**海,他该何去何从?

八个伙伴农村创业,掘金不成反起纷争,别人纷纷离去,他为何独自深山坚守?在没人看好的野山沟里,他如何掘到真金?

两个股东去意已决,虽然基地建设承包山场的两百多万元都是**海投入的,不养鸡就会前功尽弃,但他觉得只要管理跟上,技术上不出大的差错,养鸡肯定能赚钱。

**海:他们一退出,我反而规模更大了,我把杭州萧山这个基地,原来养过鸡的基地,我又重新去基本建设
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