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综艺频道| 宠物资讯| 旅游资讯| 游戏资讯| 故事会| 航空资讯| 美食资讯| 电子资讯| 动漫资讯| 面试技巧| 文化资讯| 体育资讯| 更多

肥梅拜神记

【发表时间:2020-11-16 19:16:36 来源:稻壳网】

周末的厂房区里,空荡荡几乎看不到人影。领导和工人们都走光了,只剩下一个看门老头,偶尔会从宿舍走到厂房督上几眼,就又回到宿舍接着看电视。

距离车间比较远的一片空地上,靠着花圃的地方立着一个红木大神龛,神龛里供奉着关老爷。这时,一个臃肿的身影正蹲在神龛前面,边把一大叠冥镪丢进火盆里,边对着火光喃喃细语。

“孙玲啊孙玲,你就安心去吧,这不是场意外吗,真的不关我事,你就别老跟着我啦……我一定多给你烧金银,保你在下面好吃好住……”说话的是新上任的生产部长,工友们都喊她肥梅。

孙玲和肥梅本来都是一个车间的工人,她们俩都是最早来的第一批工人,论资历论技术两人都差不多,年龄也相差无几。所以,厂长早就开始暗中考察她们,打算从她们当中挑选一位任生产部长。

两位候选人也都看出了厂长的心意,早就开始暗暗使劲,努力在厂长的面前表现自己。

其实,厂长以及许多工友心里都清楚,论技术经验、论为人处事,孙玲比肥梅略胜一筹。孙玲平时话不多,严于律己宽厚待人,一门心思用来提升技术水平;而肥梅这个人,头一次见面总会给你笑嘻嘻的印象,等你相处下来才明白,“见面笑嘻嘻,一看就不是好东西”——工友们嘴上不说,但是已经把她从基层工人迅速爬到组长的过程看得一清二楚,知道她怎样使阴招、怎么给人穿小鞋。

最近,厂长不下一次夸奖孙玲,为厂里节省了开支、多创造十几万净利润云云。肥梅听着很不是滋味,就好象吃了苍蝇,想设计把败局扳回来又无从下手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肥梅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。

在一个周未,工人大多回家去了,厂里没剩下几个人。孙玲和肥梅因为有些生产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,需要详细讨论,于是两人留在车间里。

车间里面,矗立着四个巨大的化学反应釜,每个反应釜周围围着高高的铁架台。

肥梅手拿一叠资料正走在铁架台上,突然脚下的钢板“吱吖吱吖”响着,把她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两步,蹲下身来仔细查看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钢板变形并且开始脱落。幸亏我反应快,不然一脚踩下去那不一命呜呼!肥梅捂着胸口暗自庆幸。

她深呼吸几口,定了定心神,突然脑里灵光一闪,一个邪恶的火花瞬间迸出来。

她朝远处看了看,孙玲对这上面发生的事浑然不觉,正在专心看着仪表盘上的读数。

“哎,小孙!你来看一下——”她若无其事地向孙玲招招手:“这好象有些问题。”

孙玲不知就里,立刻走到铁架台上。看着她一步步接近那块变形的钢板,肥梅心里砰砰乱跳。“蓬!蓬!”孙玲果然踩中陷井,头朝下摔到水泥地面。地上顿时一大滩血水,白花花的脑浆混在其中,一双眼睛睁得老大,不肯瞑目。

孙玲的死很快就被警察监定为意外死亡。但是,工友们私底下却议论纷纷:事发的时候,只有肥梅一个人在场,以她平素的为人和她跟孙怡的积怨,大家心里都有数,只不好说出来。

过了没多久,便没有人敢再议论肥梅,因为她如愿以偿地当上了生产部长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没有了死对头,肥梅日子过得很惬意,美中不足的是,她总是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看着她。当她独自一个人出现在厂房的时候,这种感觉尤甚。甚至,有一晚她在宿舍听到有人敲门,等她一开门,外面空无一人!

最不能忍受的是,每晚一合眼,孙玲死时那双眼就出现在梦里,死死盯着她,逼得她简直要崩溃了。珍珠末吃下去不少,丝毫起不到安神的作用。工友们注意到,肥梅没有了刚升职那股得瑟劲儿,整个人变得又瘦又黑,终日神情恍惚。

不是说拜神多了自有神保佑吗?万般无奈之下,肥梅想到了求神佛帮助。

于是肥梅买了很多香烛冥镪,一瓶烧酒,还有纸扎的别墅、车子、仆人、手机……一到周末,她早早就把工人打发走了,然后在红木大神龛旁边摆了一个火盆,开始拜祭。

火盆里堆满焦黑的纸制品,大火烧得正旺。

“你就安心地去吧,别老缠着我啦……你看我把别墅车子仆人手机什么都烧给你啦……你出了意外我也挺难过啊,看在关老爷的份上,以后就别再找我麻烦啦……”“阿弥陀佛,尘归尘土归土……”

这时天色已晚,黑魅魅的厂房区里静悄悄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涌出一股阴冷空气。肥梅打了个寒噤,心虚地瞄了一眼周围,并没有发现异常,便裹紧了大衣,继续念念有词。

空气之中隐隐约约有人在嘻嘻笑。肥梅感到身上汗毛在竖起:“是谁?谁躲在这里?”没人回应。

“嘻嘻嘻嘻……”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又再响起,这回离她很近,好象就在她身后!仔细一辩,居然很像孙怡生前的笑声,笑声伴着这股阴冷空气,无处不在,只是不见其形。

肥梅顿时浑身象筛糠似的,心里突突跳,腿都软了,差点竭斯底里叫出来。这时,她脑里唯一想到的是:立刻逃命!

由于在地上蹲得太久,猛一站起来,人只觉得天旋地转、眼前金星乱冒,一不小心撞到了红木大神龛。

“咣当!”神龛最上面燃着的蜡烛和煤油打翻了。更诡异的是,那块搁着蜡烛和煤油灯的木板,被猛地一撞,脱落了,蜡烛和煤油灯不偏不移正好落到肥梅身上,把她浑身浇了个透。顿时,火苗迅速吞噬着她的上半身。

很快肥梅就烧成一个大火球。她嚎叫着,声嘶力竭,但是周末的厂房里没人。

她就这么嚎叫着,在水泥地上翻滚了10多分钟……

第二天早上,工人们开始陆陆继继来上班。来到神龛前面,只见到一大堆纸扎祭品,以及一块略具人形的焦碳。


丰台房屋出租 https://m.wx.c21.com.cn/zufang/fengtai/pg1P1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